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列表 >

    最初的感觉就是大美美得惊心动魄到蚀骨

    2017-08-17 15:05文章来源:/a/chanpinliebiao/2017/0817/1.html

    记不得是在哪本书中看到这词的。“艳乍”,。
     
    广场一隅,偏就有这样一树花,开的艳乍,放肆的美,直逼得其它花木失了风景。
     
    东北角有一八角亭子,几根柱子支撑,亭子蜿蜒处,绿色回廊,曲径幽深,别有意境。叫不上名的滕蔓缠缠绕绕,攀爬在上面。这么美仍没有那株花树抢眼。我不知其名,只是在踏进广场的瞬间,一团火,不,应该是一片云霞,直逼得眼睛里没了其它色彩。
     
    我几乎说不出那瞬间的感受,艳乍,应该是这种感觉,惊心动魄的美,一时惊呆了。
     
    渐渐地逼近,逼近,彷如是在赏一位倾城绝世妙女。
    最初的感觉就是大美美得惊心动魄到蚀骨
    靠近,睁大了眼睛去看它夺目的美。她并不羞涩,亦不会矜持的遮掩。迎了你的目光,妩媚的风中含笑。
     
    怎样的惊心啊!一时间,被这粉团面腮深深吸引,小小的茎,擎着嫩黄的蕊,微微颤动。每一次摇曳,都有些惊心动魄。偏就这颤动,直叫人心疼,爱怜。
     
     
    每晚,广场上,跳舞的人群中,总有一女子,如那朵花一样艳乍,上身穿 束身薄质紧身衣,黑色魅惑调,下身丝质肉色袜,一条黑色皮革短裤,将浑圆的臀部箍得紧紧的。极其诱惑。最让人惊心的倒是那一双高跟鞋,约有十公分高,每做一个旋转动作,我都为她捏一把汗。杨柳细腰做作到狐媚,我真不知她是在跳舞,还是别有用心。总有男人的目光投过来,不是欣赏舞姿,更多的倒是将目光停驻在丰满的臀部和丰腴的大腿上,贪婪的吞咽着口水。
     
    不知那时怎就想到了“艳乍”,又觉得她的举止倒轻薄了艳乍之说,她的眉眼都在放电,妖,妖的令人作呕。我是适应不了这狐媚的风骚,不觉蹙紧眉头,希望她收敛一点儿。
     
     
    印象中,配得上艳乍一词的,似乎是在姑娘时,读的那本小说《废都》,其中一人物,印象极为深刻:一身淡黄色套裙,紧紧裹了身子,曲线玲珑,瓜子脸儿,漂白中见亮,两条弯弯细眉,活泼生动,最是那细长脖颈,嫩腻如玉,带一条项链,显出很高的美人骨。就这样一个活脱脱的美人,精致,玲珑,艳乍,以至于在我印象中,成了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。
     
    生活中,常会有迎面而来的惊喜,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那晚外出,迎面来了一阵香风,再就是一团火红,待看时,只见一位深情款款的女子,上身一件束腰红衫,下身一条红色短裙,修长的腿,丝质长袜掩不住优美的曲线。飘逸的长发,走过去,阵阵清香拂面。擦肩时,我忍不住细看一眼,那粉嫩间白的皮肤,如剥了壳的鸡蛋,睫毛特长,一双含情目,无视他人,淡定,从容,飘逸而过。我是贪恋了美色,禁不住频频回眸。
     
    女子当是如此的啊!一生中,还会有多少青春,经得起时间雕琢,即便不为悦人,美丽给自己看,也会有一份好心情,去善待自己的一生。像《废都》小说中唐宛所说;把自己收拾的干净,清爽,即是对自己的尊重,也是对客人的尊重。能活得如此精致,难道不是艳乍的女人嘛?
     
    只是这份美不能过分的修饰,过了,就成了妖怪,而不是妖精。女人要媚而不俗,妖而不荡,如山洼里一朵,清新自然的小花,淡定从容地开,不为倾万人之城而柔,只为倾一人之心能懂。
     
    艳乍,惊心的美丽,震撼灵魂的美。
     
     
    女人花 摇曳红尘中
     
    女人花 随风轻轻摆动
     
    只盼一双温暖的手
     
   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
    下一篇:一份缘就在我羞涩矜持的心里悄无声息的走开

网站首页 |  公司简介 |  产品列表 |  新闻中心 |  技术问题 |  服务项目 |  联系我们 | 
联系人:张 忠 手机:13606397020  13505424976 电话:0532-85378079 传真:0532 855159
真人线上现金投注平台我知道我们和用户差的不是缘分,而是遗憾的见面却做自作多情!!
版权所有 ©